要實踐道德旅遊,善心永遠不夠(二)
要實踐道德旅遊,善心永遠不夠(二)

這篇文章很可能會惹怒善心的遊客,慎入💣💣💣

 

提到國際義工旅行 (volunteer tourism ,又稱 voluntourism) 很多人的腦海裡即時浮現一幅很美好的畫面:「有得去旅行,又可以幫人。」

 

近年,有無數超熱血的遊客湧向世界各地的貧窮地區當義工,參加者由中介組織分配到不同崗位,既對當地社會出一分力,又能更深入認識當地文化,結合旅遊與慈善,因此大受年輕旅客歡迎。

 

但善心背後,這種旅行模式的結果往往是消費剝削當地社群,而不是協助 。更糟的是,這種標榜「自我實現之旅」(義工旅遊的廣告語)不但幫不上忙,反而為當地帶來更多傷害。其實,義工旅遊的服務對象應該是當地社群,而不是義工。如果將焦點集中在義工身上,根本是本末倒置。

 

另外,短期公益旅者由於缺乏相關的專業知識,往往無法為當地社群的持續發展帶來實質幫助。參加短期公益旅遊的人因為逗留的時間太短,一般不會意識到自己的「善意行動」其實無關痛癢。例如,在第三世界某孤兒院當一星期的英文教師,不但可能會打亂學校原來的授課進度,更會搶去當地老師的飯碗。種種數據顯示,有不少學校為了誘發遊客的同情心,更刻意維持校舍破爛失修的模樣,結果創造出荒謬的國際義工旅遊市場。總之,只有善意還是不夠,沒有知識,一切善行都是枉然。

 

推動道德旅遊的論述,不是流於口號,將問題簡化,就是門檻超高,形同否定旅遊。要實踐道德旅遊,似乎要直面現代旅遊的黑暗面,單憑訴諸道德,似乎不太可行。

 

在大眾旅遊的領域裡,「旅遊=享樂」這條公式太深入人心,願意把旅遊與道德一併思考的,已屬小眾,而身體力行,實踐道德旅遊的,更是小眾中的小眾。

這跟旅遊的本質有關。現代旅遊從來都是以娛樂為依歸,能結合旅遊與道德已相當不錯,但要犧牲娛樂來成就道德,恐怕不是人人願意。去某個地方,應該怎樣旅遊,才算道德?其實有非常複雜的規則,不是訴諸良知就可以。你的好心,或許只會帶來更大的不幸。那麼,應該怎樣推動道德旅遊?比較可行的方法,可能是鼓勵人多加討論交流,把「道德旅遊」變成公共議題,方能集結力量,帶來改變。

 

一點一點,累積力量,一步一步⋯⋯走下去⋯⋯

 

記得《雲圖》(Cloud Atlas) 末段那激動人心的畫面?奴隷主人嘲笑男主角廢除黑奴的政策只是徒勞:

「無論你怎樣努力,也不過是無盡海洋𥚃的一粒水滴。」(No matter what you do it will never amount to anything but a single drop in a limitless ocean. )

翻譯成日常語言,就是「你一個人,能改變到甚麼?」潛台詞則是「你做乜都無用㗎啦!」

 

這類言辭,我們不會感到陌生吧。

 

不過,當我們被那種無力感壓得透不過氣時,故事中男主角的回應,或許可以給予我們一點道德力量:

「沒有無數的水滴,哪來海洋?」(What is an ocean but a multitude of drops.)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