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旅行反思】給自己寄明信片
【旅行反思】給自己寄明信片
 

旅行時很多人都喜歡寄明信片,寄給家人,寄給朋友,甚至寄給自己。數碼時代,親筆書寫的信件堪稱異數,明信片正正是極少數仍以手寫紀錄信息的載體。因此,收到明信片時所感受到的那份重量與溫度,就更彌足珍貴。

由於明信片可承載的信息相當有限,所以從來不可轉彎抹角,要説的就要直接表達出來。如果有些心事想對父母說,這個時代,大概很少人會寫親筆信吧,而面對面說出口又難以啟齒,寫在明信片上反而簡單直接。

記得在北韓寄過一張明信片給父母,父親將那張明信片夾在他書桌上的玻璃下面。父親已離開了數載,而那張明信片一直待在那個位置,每次看到上面的文字,都驚訝自己竟會這麼坦率跟父母對話。

在那個沒有社交媒體的年代,明信片就等於今天的IG,能夠扮演打卡的角色,尤其是寄給自己的明信片,除了可以記錄旅行的足跡外,更不失為認識自己的最佳途徑。明信片上寫下的隻言片語,無論是問候、祝福、期許、鼓勵、懺悔、責難,都記錄了那一刻自己的心情與感受。

有些事情,已經堅持了很久,旅途上突然想通想透,覺得這樣執著太無謂,可能會這樣勸解自己:「是時候放手了,這麼辛苦何必呢。」

但有時又會覺得自己充滿力量,只要願意,就能過精彩的人生:「無論如何,要好好活下去呀!」

有時,卻會覺得自己軟弱無力,可能會這樣鼓勵自己:「加油呀,別放棄!」

有時,見到自己處處碰壁,又會以別人的身份憐憫一下自己:「唉,其實你都真的很可憐。」

遇到一些令人意難平的事情,可能會以短短幾個字紀錄自己的憤怒心情:「我真的很生氣!」

又可能因為自己疏忽大意而犯下不必要的錯(例如:錯過一班列車),這時又毫不留情的痛罵自己:「我真的蠢到無可救藥,竟會犯下這麼低級的錯誤。」

給自己寄明信片,為自己跟自己製造距離,彷如跟未來的自己對話,回到家,與明信片重逢時,又彷似跟過去的自己在對話。其實,從寄信到收信,中間所跨越的時空距離,正正能夠讓自己的心思有所沈澱。

收信時,寫明信片時的那份心情,可能已忘記得一乾二淨,加上信息內容過於簡化,欠缺上下文(地址與郵票已佔去至少一半空間),要完完全全記起來,也不是容易的事。但在記憶與遺忘之間,我們多少會加深對自己的認識,而寫明信片時那份執念與挫敗,現在回想起,已經微不足道;至於那份積極與進取,卻可能後續無力。明白哪些事情應該執著,哪些事情應該放手,不要再跟自己過不去,可能是跟自己和解的重要一步。

[圖:Patricia]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