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旅行反思】旅途上,總會遇到幾件蛋散
【旅行反思】旅途上,總會遇到幾件蛋散
某日,友人好嬲咁同我講:「宜家香港發生乜嘢事?頭先搭巴士,有個大叔無帶口罩,仲不停咁咳,成架巴士嘅人都勸佢帶番口罩,有個姨姨仲俾個口罩佢,佢就係死都唔肯帶,仲講乜鬼話佢唔怕細菌病毒⋯⋯痴線,佢唔怕,我哋怕呀!🤬🤬🤬(友人不停重複𠵱番話,下刪三百字)
 
其實,𠵱啲咁嘅蛋散,我哋真係會遇唔少,唔好講到人生旅途咁廣義,如果你鍾意旅行,就一定遇過幾件。佢哋通常未去到「人渣」咁十惡不赦,一般都只係自私自利,無乜諗人感受。
 
旅行時,你如果喜歡跟團,實會遇過啲遲到大王。當全世界已准時喺旅遊巴集合等待出發,嗰啲遲到啲蛋散會施施然出現,好似無嘢咁,連一句「唔好意思」都唔講。你如果鍾意自由行,喺無「環境泡泡」(environmental bubble)嘅保護下,遇上蛋散嘅機會或者會倍增,通常都會遇到蠱蠱惑惑嘅的士司機,又兜路又坐地起價,又或者,喺好安靜嘅書局𥚃面,遇到啲講嘢超級大聲嘅人,根本唔係嚟睇書。
 
再講番無帶口罩件事。雖然友人同我講嘅嘢,大多數是情緒發洩,但有一句話其實好值得深思:「呢個世界邊有啲咁嘅人㗎?」
佢錯啦,呢個世界絕對係有啲咁嘅人。友人憤怒嘅原因,根據古羅馬斯多亞學派嘅思想,係源於一種思想上嘅根本錯誤。其實,憤怒背後必定存在某種被合理化嘅「想法」:相信呢個世界唔會有啲咁嘅蛋散。𠵱種想法明顯係對宇宙秩序認知錯誤。
 
斯多亞學派教導我哋,點樣可以喺人生中聚焦於能力所及嘅事情上,從而釋懷過去。𠵱種生活嘅藝術教曉我哋發揮悲觀嘅正面力量,提醒我哋喺生活中好好觀察,反思自己,避免種種痛苦,創造美好嘅人生。
古羅馬皇帝奧勒留(Marcus Aurelius)是晚期斯多亞學派嘅代表人物。雖然戎馬一生,但每日都唔會忘記做哲學練習。可以想像,佢日間往往同死亡擦日而過,夜晚留喺軍營帳篷,就反思死亡,並以最坦率嘅文字寫成筆記,就係後嚟輯錄成書嘅《沉思錄》(Meditations)。佢經常提醒自己,要按照最好嘅方式生活。佢係真正的哲王(Philosopher King),對佢嚟講,生活就係哲學,哲學就係生活。
 
奧勒留嘅人生哲學,同今日所流行嘅正向思想背道而馳,佢建議我哋將事情想像到最差(即消極的想像),咁樣可以幫助我哋預備好應對𠵱個世界嘅變化。佢提醒我哋,𠵱個世界有唔同種類嘅蛋散,我哋要做好心理準備。唔單止唔應該互相對抗,仲要互相合作。睇吓佢點樣講:
「毎天開始的時候就告訴自己,我會遇到某個好管閒事的人、忘恩負義的人、狂妄粗野的人、奸詐陰險的人、善妒的人。⋯⋯他們中沒有人能損害我,我也不會對我的同類發火。不會憎恨他們,因為我們註定要相互合作,就像我們的雙手雙腳、上下眼皮、長在上下顎的兩排牙齒。若我們互相對抗。便違反了自然,相互發怒和仇恨就無疑是相互作對。」(2.1)
 
不過,講就容易,真係遇到啲蠻不講理衰衰格格嘅蛋散時,好難唔憤怒。斯多亞主義嘅基本主張:「生活在無法把握的世界裡,能否讓自己有限的一生散發出人性的高貴與光輝?」講真,我哋根本無法控制自己唔遇到蛋散,唯一可以做嘅,係調整心態,「反求諸己」,唔好俾自己變成另一件蛋散。
 
奧勒留提醒我哋:「為自己復仇的最佳辦法,就是不要變成像對你作惡的那個人一樣。」

[圖:Patricia]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