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旅行反思】旅途上,為何期望與現實總有落差?
【旅行反思】旅途上,為何期望與現實總有落差?

或者,你還會記得,很多年前的一次小學旅行,尤其出發前一晚,你會太興奮,無法入眠,滿腦子都充滿旅行的想像。但,旅行當日儍下傻下就過了一天。後來回想起來,那天去過甚麼地方?做過甚麼事情?見過甚麼風景?幾乎忘記得一乾二淨。但這種對旅行熱切期待的感覺,即使事隔多年,印象雖然很模糊,但感覺仍然很真實。成長後,我們終會明白,期待永遠比現實來得美好。

為何我們會對旅行這麼熱切期待呢?這可能跟人類的好奇心有關。有論者甚至認為,好奇心是人類進化中原始基因的一部分,能夠直接推動個體與社會的進步。整個人生旅程,我們從小開始,就對周遭環境的新鮮事物感到好奇,年紀漸長,好奇心開始減退,加上生活的壓力愈來愈大,人開始對周圍的事物感到冷漠,甚至視而不見。

以乘坐巴士為例,小時候,首選的一定是上層最前的位置,隔著大玻璃窗,想像自己是司機駕駛巴士,即使每一日都行走相同的路線,對外面的世界依然充滿好奇。

踏入青春期,上到巴士,會尋找上層的窗口位,比起小時候,好奇心已然減退,窗外的風景,變成「我」的舞台,耳機傳送的歌曲或音樂成為「電影配樂」,一段巴士的浪漫音樂之旅,就在我的腦海中上演,「我」就是故事的主角。

中年以後,上到巴士,是否坐在上層已不重要,也不會再尋找窗口位置。上班族大多被生活折磨得七勞八損,一坐下,就立即閉上眼睛,昏昏欲睡。外面的所謂「風景」已經看膩了,整段車程再沒有甚麼好奇心驅使「我」張開眼睛。

如果可以一直保持兒時的好奇心,世界處處都會是美麗的風景,不一定要到異地才有旅行的感覺。可是,無端端變成大人後,在無人察覺的情況下,那個曾經對世界充滿好奇的自己卻偷偷死去,死因有很多種,可能被社會謀殺,也可能不經意自己殺死了自己。人大了,責任愈來愈多,擔子愈來愈重,生活把人壓得透不過氣。於是,旅行,變成一種補償與救贖。

對於壓力爆煲的現代都市人,旅行實在有種不可思議的力量。一到異地,我們會秒速變回曾經對世界充滿好奇的小朋友,不再是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的成年人。面對陌生的環境,人的感受力會變得更强,就連交通燈上的人偶造型信號都能深深吸引人的注意。可惜,這種狀態未必能維持很久。如果缺少新鮮事物的刺激,我們就會開始覺得旅程很無聊,然後變回那個冷漠的成年人。這其實只是小學旅行那種心理狀態的翻版:「期待永遠是最美好的」。

旅遊往往令人聯想到「自由自在」與「無拘無束」,但今天很多人都忘記了旅遊業其實屬於服務業。旅遊業創造了「旅客」這個特殊的身份,彷彿充滿特權。當旅客認為旅行是一種「服務」時,身為消費者,自然對旅程有所要求。但期待與現實之間往往有所落差。期望愈大,失望愈大。究其原因,當代社會旅遊資訊爆炸泛濫。旅客出發前,就已經主動或被動接收海量的旅游資訊,從電視旅遊特輯、旅遊達人的網誌、旅遊天書到YouTube 視頻。看得愈多,預設就愈多,偏見也愈大,而旅遊經驗從來無法複製,旅客雖然帶著熱情出發,往往失望而回。

失望的原因有很多,而最致命的原因是源自一種根深柢固的想法:「旅行總會帶來快樂」。

追尋快樂,從來都是人生的終極目的。以「快樂」作賣點,試問有誰能夠免疫?而如果人有權藉著旅行而獲得快樂,就應該有人有責任提供快樂。到底誰有責任?旅行社?旅遊領隊?導遊?當地政府?當地居民?還是與你同行的旅伴?要搞清楚,即使你跟旅伴一起旅行很快樂,都不代表旅伴有責任或義務要為你提供快樂。

或許,我們都受到旅遊廣告的影響,真心相信旅行一定能帶來快樂。但人的快樂機制極度複雜,旅行與快樂從來沒有必然關係。要在旅行中獲得快樂,並不比在現實中得到快樂來得容易。人生路上,我們時常會遇到很多挫折,但比起旅遊所遇到的不如意事情,人生所遭遇的不幸,似乎較易接受,原因是因為覺得現實無法改變,只好認命 (當然,這只是一般論,人人想法不同)。至於旅行,即使你出入坐頭等機位,入住六星級酒店套房,吃盡珍餚百味,你依然可能會有諸多不滿。這大概因為期待與現實總有落差

無論你是樂觀還是悲觀,現實都無法改變,唯一可以改變的是對現實的態度。古羅馬斯多亞學派的哲學家塞內卡 (Seneca) 說了一番話,傷盡我們的心:”Quid opus est partes deflere? Tota flebilis vita est.” 意思大概是: 「何需為生命某部分而哭泣?整個人生就是教人流淚的。」不無道理,但也太過悲哀。人生不可能只有淚水。苦樂相生,才是人生的本相。

如果人生如旅,旅途上固然有苦有樂,我們又何必斤斤計較沿途能獲得多少快樂呢。

說到底,你的人生,才是你真正的旅行。

[配圖截自麥兜故事]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