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旅行哲學】旅行的唯一意義是「轉移視線」?
【旅行哲學】旅行的唯一意義是「轉移視線」?

旅途上,時間流逝,空間變異,人在交換風景。旅行的意義,就是在時、空、人三者互動下產生。

今天,在高度資本主義的主導下,吃喝玩樂成為旅行的主要目的,加上受到享樂主義的影響,甚至有人認為「吃喝玩樂」就是做人的全部意義。近數十年,「旅遊」更從奢侈品變成必需品。若有假期,經濟條件許可的話,留在家中而不往外走一趟,更成為現代人的「罪」。不過,清醒的哲學家未必這樣認為。

古羅馬哲學家塞內卡(Seneca)在《論旅行》(On Travel)一文中提出這樣的問題:

飄洋過海,周遊列國,到底有甚麼益處?

塞內卡的答案是:毫無益處。

《論旅行》一文引述了這樣的故事:有人向蘇格拉底(Socrates)抱怨,説出國旅行未能帶來任何好處。蘇格拉底的回應是:「你出去旅行卻總是把自己帶在身邊,還能指望得到甚麼好處呢?」

塞內卡指出,人如果想擺脫折磨自己的事情,需要的並不是改變環境,而是改變自己。隨意選哪個地方都好,環境的特徵毫無關係,因為人的自我始終如影隨形。

他認為,旅行本身不能給人帶來任何好處,旅行從來不能令我們免於錯誤,從來不能賦予人判斷力,也不能改變人的錯誤態度。旅行能做的只是用新穎的環境暫時分散一下我們的注意力,就像從未看過的事物能把小孩迷住一樣。他明確指出,世上沒有哪種技能是單靠轉換環境而獲得的。人不會因為旅行變得更好,也不能因為旅行變得更加聰明。

塞內卡的旅行論述,是建基於斯多亞學派(Stoicism)對人生態度的基本假設上:當客觀世界無法改變時,惟有改變自己對世界的看法與態度。

這個過度旅行的年代,這樣否定旅行的價值,相信很多人聽到後都不以為然。更何況,旅行的意義因人而異。想深一層,塞內卡也不無道理。我們往往太過強調環境的作用,反而忘記了內心的力量。

今天,瘟疫肆虐全球。為了遏止病毒蔓延,各國紛紛關閉邊境,限制「非必要的旅行」;飛機停飛,交通運輸中斷,我們以前視為理所當然的移動自由,不知不覺間已經失去。「世界旅遊組織」(World Tourism Organization) 呼籲民眾減少外出,與他人保持距離:「留在家,明天就能出發旅行。」(By staying home today, we can travel tomorrow.)

而留在家,其實是守護自己,守護家人,守護別人 (尤其是醫護),守護地球的最佳途徑。

人生本是一場跋涉,留在原地也好,走出去也好,總會有所體悟。這段禁足的日子,或許是最好時機,讓喜歡旅行的人反思旅行對自身的意義,待瘟疫過後,再重新出發。

但,一場瘟疫,把世界秩序徹底擾亂。可惜的是,種族之間的關係,以及旅行的條件,都很難回到過去了⋯⋯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