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我來說「神秘奇幻」的國度,對他來說「早走早著」的家園
對我來說「神秘奇幻」的國度,對他來說「早走早著」的家園

文:Cman

說得一口流利英語,擁有健碩身型,穿著 The North Face 外套和 Nike 波鞋的他,是我們土庫曼的導遊。看他的一身打扮和口音,就知道他不是土生土長的土庫曼人。曾在英國留學五年,本想留在那邊生活,卻因國家的「召喚」,不得不回國當兵,但對「脫土」的渴望沒有絲毫減退。

飛越四分一個地球來到土庫曼,這個對我來說「神秘奇幻」的國度,對他來說卻是「早走早著」的家園。白色大理石之城、星型建築物、巨型摩天輪⋯⋯一個個列入健力士世界紀錄的「成就」,是遊客的「打卡點」,卻是花盡土國人民的血汗金錢換來的,全是中看不中用的「大白象工程」。我以遊客身份來到這裏,真實而疏離地觀望這裏的一切,卻又無須承擔,現在寫出來還有點慚愧。

團友直白的問 ”Do you like your president?”
他聽到這個問題,先是愕然,再回答說 ”If you ask a question and the person hesitates for over three seconds, then you know the answer.”

嗯,土庫曼雖金玉其外,卻早已外強中乾,國內通漲嚴重,貨幣貶值。人民對政權徹底絕望,也放棄作出反抗,唯一出路是「脫」。有國際媒體指這個人口540萬的國家,十年間有180萬國民離開家園,即每三人就有一人選擇「脫」。他說,可以好好生活的話,又有誰會想離開自己的家?一旦「脫土」,就會被國家視為背叛者,再也不能踏足土庫曼。

他每天帶著不同遊客遊遍土庫曼,卻一邊計劃離開這個地方,內心有多矛盾?旅人在路上渴望的風景,卻是當地人想要逃離的日常。我們還不是每天在自己的城市努力工作,為了旅行時短暫逃離這個把我們逼得喘不過氣的地方,到別人的城市,呼吸好像比較自由的空氣。和他不一樣,也比較幸運的是,我們渴望出發,也期待回家。正因知道回家的路,才可以安心的出走,看盡沿途的風景後,再回家。

古人出遠門是苦行,是磨難;現代科技的進步拉近地域間的距離,旅行幾乎成為了現代人的「必需品」,變得理所當然,卻也因為移動的便利,造成今天疫症全球大爆發 。就在兩個月前,我們才搭了七程飛機,走訪中亞三國,想不到回來才不久,今天卻連踏出家門都需要勇氣。原來,旅行並不是那麼的理所當然。

希望疫情盡快受控,我們可以再次安心出發,也安心回家,也希望下一次再到訪土庫曼的時候,他已找到一個可以好好生活的家。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