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旅行與人生】如果用旅行的心情走下去⋯⋯
【旅行與人生】如果用旅行的心情走下去⋯⋯

有沒有發覺,每次到異地旅行,觀察力就會變得很敏銳,即使路邊交通燈柱上的人形公仔,都會吸引人的注意。

所以,若果我們能以旅行的心情過日子,內心世界會變得更開闊。

社會學家包曼 (Zygmunt Bauman) 提出「旅遊綜合症」(Tourist Syndrome) 這個概念,以「觀光」作為當代社會的隱喻,意思是當代人的生活狀態,跟觀光客經驗十分相似:人只是暫時待在某個地方,而不屬於那個地方。「旅遊綜合症」基本上具有以下特質:

(1) 人跟地方的聯繫鬆脫了

(2) 生活像遊牧一族(把一片土地的資源耗盡,就會尋找下一片土地)

(3) 關係的建立是暫時的

包曼有另一個詞項來形容這種狀況,就是「日常生活旅遊化」(touristification of everyday life)。不過,包曼只是現象描述,沒有價值判斷。但我認為,若果「日常生活旅遊化」等於「以旅行的心情去過每一天」,生活則可能更有有意義。

生活在資本主義的世界𥚃,人從出生開始 (甚至出生前),已經要不斷競爭,不斷比賽。這並不表示我們天生好鬥,而是現實如此。人生有很多很多的比賽,我們無法不參與,而更可悲的是,比賽的項目往往不是自己的強項。

試用童話故事説明一下。

要選出一本「古今中外」最流行的兒童讀物,《伊索寓言》肯定榜上有名,而當中最著名的故事應該是 (龜兔賽跑)。

理由是,這個故事充滿正能量,教導孩子:

「只要堅持不懈,最終會贏得勝利。」

「不可輕視他人。」

「虛心使人進步,驕傲使人落後。」

「要踏踏實實做人,不要半途而廢,才會成功。」

很正面呢,但我無法對這個故事有共鳴。這場比賽,從一開始就不公平,無人贏得精彩,無人輸得漂亮。

童話始終是童話。回到現實世界,兔子怎會輸。這麼不公平的比賽,烏龜怎會參加。烏龜不可能知道兔子會因驕傲而中途去睡覺。烏龜無可能認為自己會贏。烏龜之所以參加,唯一的可能是:志在參與。

所謂「志在參與」,簡直是奧林匹克精神。但,甚麼人會說這句話?

輸了的人。

「志在參與」,在今日的世界,只是失敗者安慰自己的一種說法而已。而這個強調贏在起跑線的世界,相信很少父母會對孩子說,「比賽不一定要贏,參與最重要」。

人大了,生活的無形擔子會愈來愈重,重得透不過氣。於是,不會隨便參加比賽。每次比賽,都會思前想後,左度右度,不是心存僥倖望對手失誤,就是想出奸招,犯規取巧,忘了初心。能夠堅守原則,談何容易?

但,人生本是一場一場的比賽,而比賽,往往不會總是比自己的強項。有時,即使實力比人弱,若有能力改變遊戲規則,或許也有勝利的機會。例如,如果不是鬥快,而是鬥長命,烏龜應該會嬴兔子吧,但這又未必是初心。

如果烏龜真的志在參與,在漫長的比賽過程中 (速度應該很慢吧),用旅行的心情作賽,沿途一面欣賞周遭風景,一面一步一步走下去,直到完成目標,那也很不錯呢。

烏龜,要贏,不是不可能,但必須運用創意。因為,對手的力量有時是壓倒性的。

[本文配圖原作為插畫家Liz Climo的作品,上圖為經他人後期製作的作品]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