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走路的哲學】和平遊行是最溫柔的政治道德力量
【走路的哲學】和平遊行是最溫柔的政治道德力量

人走在路上,身體與身體之間必須有安全的距離,而步行的節奏更應人人不同,否則會視為怪異行為。只有遊行,既定的走路模式才會有所改變。遊行是一種民主現象,民眾會變得較率性大膽,因應周邊環境轉變而喊出獨創的口號,無論多麼古怪奇特,只要理念相同,都會一呼百應,而街道則會開放給更具創意的政治用途。

 

遊行總是力量的展示,但卻是一種溫柔的力量。遊行跟步操不同。步操隊必須交出自己的主體性,抹掉個性;遊行人士卻跟身邊的陌生人分享共同信念,同時保留自己的主體性。簡言之,遊行人士一步一步向前走,身邊的人未必認識,卻有種分享相同空間相同目的感覺,陌生人之間的界線消泯,每踏出一步,人與人之間好像以某種形式連在一起。

 

今天,人民和平集會的可能性經由都市設計、汽車路權、不反對通知書等因素而被抹消。《浪遊之歌》(Wanderlust: A History of Walking) 作者索爾尼 (Rebecca Solnit) 指出:「當公共空間被抹消,公眾也被抹消;個人不再是能與同胞一起體驗一起行動的公民。」

 

畢竟,公民權是在建基「與陌生人有共同點」的基礎上,而民主亦是建立在「對陌生人信任」的基礎上。

 

人人生而不同,要走在一起,必須在不同信念想法中尋找最大公約數。真正的「同行」,並非廢到不能再廢的政治口號。2019年,6月16日,200萬+1香港市民和平上街,重拾遺失已久的信任與關懷,將「同行」這個被政棍汚染的字眼淨化,重新定義。

 

200萬香港人上街,人山人海中,卻能分隔紅海,讓巴士與救護車通過;向警員高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,化戾氣為祥和;組織清潔隊伍清理垃圾,將垃圾分類;二次創作暴力謾罵的話語,印在T恤上,和平爭奪話語權;頂著太陽,即使走兩步停一步,卻依然禮讓親切⋯⋯

 

香港人,真係可愛出國際😊。

 

這才是真正的同行。

(圖片來源:New York Daily News)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