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旅行哲學一點都不離地
其實旅行哲學一點都不離地

哲學,給人的感覺往往好離地,永遠將簡單的問題複雜化⋯⋯毫無用處⋯⋯

旅行更不需要甚麼哲學。對於觀光客來説,旅行最有「用」的學問,莫過於教人如何以最少的資源去到最多的地方。

事實上,如果您認為旅行並非單純吃喝玩樂,旅行哲學其實離您並不遠。

舉例說,您往領事館申辦簽證,要回答使領人員為何要往該國旅行。您以為「風景很美」這個理由已很充分,誰知使館人員反問您「有甚麼好看?」這時,您會不懂如何回應。

因為,即使曾對旅行有所反思,面對撲克面的使館人員,總不能説:

「我想找回失去了的自我。」

「我想藉著環境的改變來改變自己。」

「我只想離開,去哪裡都無所謂。」

可不是嗎?連自己都面紅吧,怎說得出口⋯⋯

要回答「有甚麼好看」,遠比想像中困難。若要再回答「為何要找回自我」,則要跳出問題的表象,進入問題的本質,這時,您已踏進哲學的世界。

旅行哲學就是不停反思,不停叩問,不滿足於表面的答案,將以為熟悉的事物「陌生化」,保持一種清醒的距離看問題。

一些旅行的「常識」,一經哲學挑機,會立時站不住腳。看看哲學家怎樣回應以下的所謂旅行常識:

「再留喺香港我會痴線,我一定要去旅行開心吓!」

回應:「人之所以不快樂,往往因為不懂得安安靜靜待在自己的房間裡。」(法國哲學家柏斯卡 Pascal)

「只要逃離香港,去第二度旅行,我就會搵到快樂嘅自己。」

回應:「如果您想要「逃離」,應想想到底想逃離甚麼。倘若想離開的是「家」,與其把心思花在假期上,還不如投資更多精力去改善家庭,畢竟假期只是一年中的一小段時間。」(古羅馬斯多亞學派哲學家塞內卡 Seneca)

「我去過世界好多地方,全世界都係醜惡嘅。」

回應:「我們走遍世界去尋找美,但必須要把美帶在身上,否則就無處尋找。」(美國思想家愛默生 Emerson)

當中的回應,一點都不離地,可謂直擊問題核心,拒絕人云亦云。新儒家哲學家牟宗三曾説:「不管時代如何暗淡,哲學總代表人類靈魂之清醒,至少也是嚮往清醒而不安於晦昧,至少也是一綫清光之透露。」誠然,我們活在昏暗晦昧的世代,彷似在黑夜迷霧中跋涉前行,無可如何,步步艱難,但哲學就像手上的霧燈,給予我們智慧、勇氣,讓我們不甘於晦昧而步往淸明。

關閉